云南白药商南七

一个天天摸鱼,在学校住宿的初中文手,文笔不好,还是鸽子,很谢谢各位大佬赏脸的关注

【炎岷】飞鸟症

前段时间群里突然有个飞鸟症的脑洞,我这个万年大鸽子写了写,两千五百多字的玻璃渣渣,废话不多说,放文


那是紫罗兰和方块学园最惨烈的一次战斗,炎黄的伤一直没好,那到靠近心脏的伤疤一直都在流血,紫罗兰不愧一个个都是使徒,刀上还带东西,炎黄倒是没什么大事,能吃能喝,能说能坐的,人们也就觉得没什么事,就留下籽岷陪床,晚上当籽岷把炎黄的一切帮他收拾好,炎黄也傻乎乎的笑着和籽岷说了晚安之后,籽岷离开了病房,给屋里的窗户留了一个小缝,算是换气用的吧,炎黄躺在床上,单手把某人给自己系好的衬衫的扣子解开,露出被纱布包裹着的胸口,他记得当初籽岷轻轻的把自己扶起来蹲在地上给自己上药,消毒水直接触碰伤口的感觉会很痛,偶尔他会轻轻的嘶两声,籽岷听见了,嘴上不说什么,但手上的动作却轻了不少,接着就是一层一层的纱布,当时炎黄可以清晰的看见籽岷的头发,眼睑还有他最好看的眼睛,瞳孔里带着清澈没有一丝涟漪,诉说着洁净的心灵,真的好想拉住他的手

“籽岷,我手冷” 给自己包扎完的籽岷正在收拾纱布和消炎药,原本低着头专心致志收拾的他,抬起头看了炎黄一眼,叹了一口气,好歹把东西堆了堆,走到床边把炎黄的腿往里面放了放,随即坐下,抓起他的手,说实话籽岷的手才是真凉,炎黄的手反到很热,籽岷刚要抬头问他这么会冷,手一下子就被炎黄抓住,炎黄的手指灵活地钻进籽岷的指缝

“让我握一会”

“嗯”

【如果能一直这么握着他的手多好】 炎黄脑子里这么想着,过了一会不禁自嘲地笑了,能牵一下就好了啊,自己怎么敢往下想,甚至,不配往下想,籽岷修长的手指在炎黄的指缝里动了动,因为常年握着剑,炎黄的手心里有一层茧子,摸起来应该很不舒服吧,松开了他的手

“陪我一会好吗,就一会” 听到这话籽岷不禁笑出了声,也许他这小孩子一样的话,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说出来吧,啊,自己在想什么,怎么会

“你睡吧,我就在这,哪也不去” 听到籽岷肯留下来陪自己,炎黄也就乖的像个孩子一样窝在被子里,不说话也不睁眼,籽岷看见炎黄老实了,以为他睡了,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而炎黄就悄悄的解开了扣子

突然炎黄感觉自己的伤口一阵剧烈的疼痛, 同时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往外钻,纱布被撑开,露出了一只鸟类的头带着鲜血,慢慢的身子也钻出来了,也不过伤口那么大,这是一只黑色的山雀,它趴在炎黄的纱布上,抖了抖身上的血渍,用很小的喙衔着被子往上拽,好像在给炎黄盖被子,奇怪的是自从这只黑鸟钻出来之后炎黄的伤口就不痛了,等他把被子拽好之后,抖了抖翅膀,冲着病房的门就飞过去

“duang” 炎黄看着这只鸟撞在门上,晕在地上又站起来撞了两下,发现门打不开就转身飞向了窗户,灵巧的从窗缝飞出去,在空中振着翅膀

炎黄看呆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伤口里会钻出一只鸟,他觉得有点不对了,这样子的伤口又没有伤到心脏,应该会结痂的,今天一天过去了,不但没结痂,还止不住地流血,平时一点都不痛,像一点事都没有一样但刚才那只鸟钻出来的时候就痛的像要活生生地把伤口扯开一样

这个时候籽岷听到响声来到了屋里,他的眼圈有红,可能是突然被吵醒的缘故吧,他的脸上写满了关切,看着炎黄身上盖着被子但明显衬衫是敞开的,籽岷走过去掀开他的被子,原本包的好好的纱布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带着大片的血迹

“炎黄你干嘛来着,怎么弄成这样子了”

“没……我没事,你去休息吧,我自己弄就好”他不打算告诉籽岷那只黑鸟的事情,籽岷听见了肯定会担心的,她也怕吓到籽岷

籽岷还是有点担心,好好的,炎黄不会故意折腾自己的,肯定是有事情,难道——不,校长说过没这么快,现在谁都可以在炎黄面前崩溃,他不行,他走出了病房,关上门,低下头咬着嘴唇,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终冲出了眼眶,在漂亮的脸上留下痕迹,他喜欢炎黄,自己知道,本来这一战结束就跟他表白,被拒绝了也诶关系,至少不后悔,让他崩溃的是校长告诉自己,炎黄没多少时间了,籽岷没有崩溃,他还有理智,这么小小的一个伤口,不可能带走的炎黄,不是说没有碰到心脏吗,炎黄也好好的。

“喳——喳——” 他听到两声清晰的鸟叫,就好像在叫他的名字,打乱了他的思绪,他循着声音看去,顺着楼梯飞上来一只鸟,没有多大,应该是一只山雀,黑色的,身上的羽毛发亮,只冲着他飞过来,到他身边却突然温柔起来,慢慢地停在了他的肩膀上

来的迅猛一靠近他却如此温柔,竟与炎黄有几分相似

那只鸟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然后外头看着他,籽岷伸手摸了摸这只鸟的头,这只鸟就安分地趴在籽岷的肩膀上,籽岷坐在地上,对于这只莫名其妙飞来的黑鸟,籽岷却觉得无比的亲昵,给籽岷的感觉很舒服

屋里的炎黄,整理着自己的伤口,动作轻手轻脚,怕吵到门外的籽岷,然后慢慢地躺下,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睡了

一脸七天,都是这样,炎黄的伤口里每天都会钻出一只黑鸟, 每一只鸟飞出去之后炎黄都觉得特别安心,没晚那只黑鸟都会过来陪籽岷入睡,每天早上籽岷一醒来那只鸟就会离开,但是

炎黄的伤口又开始痛了 ,他知道又有鸟会飞出来,他发现前几只鸟飞出来第一次起飞是向门那边,发现行不通之后,就会从窗子飞出去,这次炎黄偷偷溜了一个门缝,可恶,为什么这次这么痛,真的像撕裂一般,好像要把他的灵魂一起扯出来一样,视力也有些模糊,嗓子里为什么这么甜,突然一个东西从伤口里窜出来,腾空飞起,炎黄随之一口血吐出来,他知道这是飞鸟症,曾经在岩石城他听过这个故事,不过他没听完,他只知道鸟回去找自己心爱的人,眼前的是一只白色的鸟,纯白色的根部带着血红,他落在地上,没有飞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向门口,炎黄翻身下床,捂着伤口,那里还在不短的涌出血液,跌跌撞撞的跟上那只白鸟,出了门,那只白鸟飞向了窗口,他模糊的视力看到窗口站着一个人,白鸟朝他飞去,亲昵的落在他肩头,用头蹭着他的脸,突然,一阵风吹了进来,他看清了,那是籽岷,脸上带着泪痕的籽岷看向他,挤出一个难看的笑,籽岷只知道炎黄会死,不知道飞鸟症

你是上天对我最美的恩赐,也是我注定过不去的劫,风吹着籽岷和炎黄的头发,那只白鸟在慢慢地消失,炎黄笑了,他浑身都是血,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说了一句

“籽岷,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坚决,果断,不留痕迹

籽岷抱着炎黄,慢慢的,炎黄的手垂下去了,那个伤口还在流血,过了许久,空旷的楼道中:

“好”


感觉如何,写的不太好,多谢看到底下的你,喜欢的话不妨给个评论小心心什么的,小新萌在此感谢


我的文总是有毒系列(二)

★这叫什么,群里的梗,我撕开脸皮写的
★(一)好像被屏蔽了,我正在联系各路有经验的大佬解决问题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求轻喷
★ky出门右转垃圾桶
★如果觉得还可以的话各位大佬不妨给个关注?

……废话不多说,咱们开始……
三个月之前,炎黄向籽岷求婚了,籽岷答应了,但是籽岷怎么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先是第一晚,自己真的是四五天没有下床,稍微动一动腰就像折了一样,胯骨也是酸痛酸痛的,而且那个不可描述的地方还会往外淌那家伙的。。。
第一晚,原谅他了(看在那四个小时的搓衣板的份上)但是这家伙越战越勇什么鬼啊,好不容易自己可以下地走路了,但是下楼梯真的超痛啊,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攻强则受扶墙
不行,不能这么等着炎黄蹂躏自己,得想个办法,籽岷背着炎黄单拉了一个群,都是侦探社里的妹子
【哎籽岷你好点没】(橙)
【并没有不过谢谢关心】(岷)
【籽岷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啊】(五)
【所以谁能想个办法救救我】(岷)
【籽岷籽岷,魔法部最近研制出了一种神奇的药水,但还处于实验阶段,也许这个可以救你】(粉)
【现在只要是有希望就试一试吧】(岷)
…………我是三天过后…………
“炎黄,我代表妹子团严重警告你,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在碰籽岷了,籽岷跟你分宿舍”
“啊?这你都管啊”
“我懒得管你,但是我得管小籽岷,今天我正式通知你,籽岷,怀孕了”
炎黄懵了,无声尖叫中
“真……真的假的?”
“由魔法部和医疗部鉴定过的,你说是不是真的”
炎黄开始的确不信,籽岷虽然是受但是也是个男的啊,怎么可能会,直到他看见籽岷干呕的状况和微微隆起的胸部(魔法部的药水就是好使哈),他信了
从那一天之后的一个星期,籽岷过得安安稳稳,炎黄对他没有一点非分之想,
直到炎黄无意中看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
“籽岷,你来”
“炎黄你突然干嘛”
“好啊你,传统橙子他们骗我,今晚我非得让你真怀上”
【我是车】
这回籽岷一个星期没下床,然后又开始干呕和涨奶
不对啊,药效应该过了,这是怎么回事。籽岷有点心虚了,现在籽岷的胸口两边都垫着手帕,因为一旦直接贴着衬衫,真的会很疼,而且会有东西一直往外流,这次他真的去了魔法部和医疗部,得知了自己真的怀孕了的事实。
籽岷拿着两份报告单找到了炎黄
“那个,炎黄,这次,是真的”
炎黄表示宝宝不信
“籽岷,一次就够了啊喂”
“不是,这次真的是真的,没有骗你啊,这是魔法部和医疗部的报告单,是因为粉鱼上次给的药的副作用,我是真的怀了”
炎·无声尖叫·黄有点方,是不是自己真的做的太过了,导致自己和籽岷真的会有个娃
“内个,籽岷,我,我负责,我养你们”

打架的时候奶纸会不会抖

抽风日常

跟你们说一特逗乐的事,刚上线我看结界防守,发现一28级哥们连输给我三局(我25级)我一看回放可把我逗坏了它小小黑最后爆发了,砍得我这只剩草爹惨血,我草爹戴的是狰啊,反击把小小黑怼死,给自己回点血,立马就怼死了对面鸟姐,那哥们输得简直比赵四他爹还惨。😂😂😂😂😂😂😂

悲愤产物(三)

几个阴阳师尾随着女子进了阴界,女子到了阴界便向大江山的方向去,几个阴阳师在后边尾随,没有人察觉到女子嘴上阴阴的笑,女子似乎一直在往前走,但就是走不到尽头,几个阴阳师也觉得不对劲了,因为他们的人无缘无故竟然少了,女子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坐在地上,什么也不干,就这么坐着,剩下的几个阴阳师也这么等着,几个阴阳师就这么等着,等了感觉有好几个时辰,远处有几个幽亮的影子渐渐飘过来,影子渐渐汇成一个人形:
“小姐,让您等候多时了,请跟我回殿吧。”
“把那边几位也请过来吧,我在路上把没用的人清掉了。”
这时候晴明在缓过神来,原来的一大群阴阳师,只剩下他晴明,源博雅,神乐和八百比丘尼了,在想完这些后,晴明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
当晴明一行人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们正在一个房间里,他们都没事
“晴明大人,做事太欠考虑还是不行吧”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
“是啊,所以你可以出了来吗?”晴明答着,并没有看见其余三个人惊愕的眼神
门慢慢地开着,门外的人进来了,当看到门外的人的时候,源博雅的下巴差掉掉到地上
“馥!?你怎么!”源博雅是最惊讶的一个,昨天还在和他聊天的那个小女孩现在头上生着一对漂亮的妖角,眼皮下诡异的妖纹,身上穿着一身华服,眼睛里全都是戏湄
“晴明大人,一会的大典,我父上请各位前去参加,请各位准备一下吧,我先告退了。”说罢她关上了门
“晴明大人,我们需要解释。”八百比丘尼的语气中带着一点点的愤怒
“你们听我说,其实馥是个妖,可她一心向善,从来都没做过伤害人类的事,所以我收留了她,让她做我的徒弟,她的话我们可以相信”晴明用肯定的语气回答着八百比丘尼的问题
“晴明……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神乐抻着晴明的袖子
“收拾收拾,准备参加大典吧”

作者的废话:小阔爱们中午好,我就是那个更得特别慢的作者十六月啊,其实十六月快开学了,开学之后课程肯定特别紧,而且我们的学校特二逼,十五天放一次假,一次放三天,所以我的文可能会变成半个月一更或两更,我的QQ是3231916124
如果我没有更文的话欢迎随时勾搭催更,好废话不多说,期待下文😁

悲愤产物(三)

阴界的成人礼
晴明一大早就把源博雅和自家儿子拎起来,说什么要早起,要养成好习惯,博雅和沵浑浑噩噩的要去洗漱,正巧看见在樱花树下磨匕首的馥,便上去搭话
“呦,馥你干嘛起真么早”源博雅懒懒散散地问

“博雅大人啊,我平时都是这么早起床啊,博雅大人不知道吗?”馥的嘴角微微上扬,平静的回答着源博雅的问题

“博雅你原来在这啊,有没有看见馥啊……哎?馥你在这”晴明从一瞬间的扑向博雅转向忽略博雅

“晴,晴明大人,有事吗?”馥放下手中的匕首

“馥,过两天就是夏祭了,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啊,那个啊,不用了吧,那个时间父上叫我回大江山呢,大江山也有祭祀啊,而且是我的成人礼呢”

“啊,这样啊,那算了,我还是去找青行灯和大天狗吧,他们应该有空”然后晴明就飞一般地跑去找青行灯和大天狗了留下馥,沵和源博雅在风中凌乱
………………
夏祭前一日,众多的阴阳师来找晴明,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消息,说明晚子时有一大妖会打开阴界之门,到时候他们跟着一去,把大江山一网打尽……
呵!幼稚的想法,等等,大江山……阴界之门……大妖……馥!不行不行,跟着过去
“好吧,讨伐大江山自然是好事,算上我们寮,到时你们便来找我们就是”晴明想了想,先答应下来到时候再通知酒吞他们
“晴明,我不想讨伐大江山,我觉得这事应该没那么简单”神乐一边咬着椿饼一边拉着晴明的衣袖
“啊嘞?大江山,要不要先告诉鬼王大人呢,毕竟鬼王大人也帮过我们大忙啊”八百比丘尼附和道
“既然神乐不想去我绝对是不会去的”源博雅捏着下巴想了想“但是,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你们说的没错,应该跟过去看看,明天一起去”
………………
当日,一群阴阳师躲在草丛里,知道的他们么实在等阴界之门打开,不知道的以为一群神经病晚上不睡觉在这喂蚊子,晴明等烦了便问身边一人“请问这位先生,阴界之门这次为什么会打开呢”
那人旁边说:“你难道不知道,十八年前鬼王酒吞童子出了一红杏,那艳鬼诞下一鬼子,当时鬼子三岁的时候曾有人去讨伐,结果无一人生还,今日便是那鬼子的成人礼,阴界所有鬼怪今日都会到鬼王殿内欣赏那女鬼子的舞姿顺便鬼王大人会当场选胥”
晴明心里想,哦~怪不得叫青行灯和大天狗他们都不去呢原来是这个原因,酒吞出了红杏我怎么不知道,茨木为什么不拦着,小孩都有了为什么不拦着,等下,女鬼子?今年应该十八岁,这不跟馥一样吗,也对,馥只说过她父上是鬼王,也没说她妈是那一号,不过今天就看见了吧……

作者大大的话:最近人有点懒,毕竟我身上不止一个文,过两天我就该开学了,我们的学校特奇葩十五天一放假,放三天,所以以后更得就越来越少了,请大家见谅(没灵感了欢迎下方留言)

欢脱向,非洲难民悲愤产物(二)

“父亲,母亲,你们在哪,你们在哪,求求你们,别丢下我,求求你们,不要丢下我”
馥最近做噩梦了,每次梦到的都是同一个场景,也是她儿时的噩梦
……
那一年她三岁,正是向父母撒娇的年纪,小小的馥窝在茨木的怀里,一声一声地叫着母亲,突然,前方的小妖禀报说来了一群阴阳师,说什么要带着大江山鬼王鬼后和少主的头回去向天皇请功尤其是那个小鬼崽子万万不能留着以后为祸人间
这一看就是奔着小小馥来的,只有三岁的馥看着自己的父上和母上商量了一会,母上抱起自己就往外走,尔父上却走向了战场的方向,年幼的馥只感觉母上抱着自己走啊走,走啊走,到了一棵樱花树下,给了自己一把匕首,临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说如果有人要伤害她,就用匕首割自己的拇指一下,要割出血,母上就回来保护你了
……
茨木在战场上拼命地杀人,都是为了那个只有三岁的小崽子,不对,气息不对,匕首沾雪了,但不是馥的,人类?!是人类的血,馥受伤了,他们对馥做了什么,不行,这些该死的人类,全部都给我付出代价吧
……
战斗结束茨木和酒吞连口水都没喝就疯了似的赶到了那棵樱花树下,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樱花树下全都是鲜血,尸体,馥呢?她正在樱花树下安详的睡着,如果她的手中没有攥着匕首,身上没有鲜血,那她便与那些谁在公主床上,人类娇滴滴的千金没什么两样了
……
她叫馥
她是大江山的少主,未来的鬼王
她的能力超过了任何妖,包括他的父亲
她有名字
但是,
人们叫他
女魃——馥

欢脱向,来自非洲难民的悲愤产物

ps:
1.cp为酒茨,博晴,狗仔,灯刀,等等(知道的不是太多欢迎补充)
2.此文灰常的欢脱,因为我虐看多了,觉得快被虐死了
3.现代背景,视角基本上是馥(酒小茨),沵(博小晴),洛(小狗纸),楠(灯小刀)这几个小孩纸
3.牢记前两点
下面放文[馥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馥(fù),我是一名阴阳师,名气不大,我的师傅是阴阳师晴明大人,平时我就住在他的寮院里,坦白的说我其实是妖,我是大江山的少主,罗生门之鬼茨木童子和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的女儿,说实话我真不想要这个名号以及身份,你能想象你走在大街上,身后总有团白影子跟着你吗?拜托老妈,我下山都六年了,你还在偷偷跟着我,你当我还是两三岁的小孩子吗?想我就光明正大的变成人来找我啊,干嘛还要偷偷跟着我啊,算了算了先不说这事了,这一天天的,哎……

就这么多,明天继续哦